做自己很「自私」? 臨床心理師剖析自己與他人的關係

7381
連慧婷 報導
做自己很「自私」? 臨床心理師剖析自己與他人的關係

【NOW健康 連慧婷/台北報導】「想要做自己一點,會不會有點自私?」、「如果講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會不會影響到別人和這份關係?」上述疑問和想法可能不少人多少都有過,或者聽過其他人有類似的問題,而近年暢銷的心理類型書籍中,多數也都是在談論如何提升自己、掌控自己情緒或人際關係的複雜情感等主題。另一方面,來醫院或診所尋求心理治療的人們之中,人際關係也是最多人來治療室想釐清、討論和改變的議題。


「自己」到底該如何定義? 專家提多項見解帶你認識自我


儘管近代社會思潮讓人們的自己有更多的空間和選擇,而科技的進步也讓人們更能獨自地滿足各種需求,但「自己」以及「他人」的複雜關係仍是相當普遍且似乎是不可避免的難題。


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臨床心理科臨床心理師黃新惟表示,當思考「自己」與「他人」的關係時,或許是因為我們較熟悉前者,以致於習慣將重點放在後者,但其實「自己」比多數人所想的還複雜。


被尊稱為美國心理學之父的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便提出,人有2種自己,1種是像在頭腦裡,主導我們所有行動的自己,並串聯了每個時刻不同的自己,另1種則是可以被看見、被描述的自己,如自己的照片、職業和個性,是所有自己的東西的總和,並讓如拼圖般的自己得以整合成一體。


近年來,陸續有學者提出了1種與外界環境或他人互動時的自己,而不同於過往對於自己的看法,這個自己是1種狀態,而不是穩定、一致的,是和外在環境和他人共同形塑的,並非自己擁有的。澳洲臨床心理學家羅素.米雷斯(Russell Meares)認為,這個我自己(myself),和心理發展、親密感及創傷的心理治療都有緊密關聯,設想當1個人說:「我覺得我不是我自己」這句話時,那個「我自己」便是意指這個持續變動,是動詞而非名詞的自己。


自己和他人關係為何會相互影響? 神經科學觀點也為此做出解釋


若透過神經科學中的「預設模式網絡」,來探討「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定義可能與上述專家的觀點有些不同。預設模式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簡稱DMN)是1個連接大腦各區域的龐大神經網絡,近20年引起了大量關注和研究,但它的功能尚未有一致的看法,既維持了休息時大腦的健康,也和我們放空、神遊及個人記憶有關,同時也涉及了推論他人想法、意圖等社交行為。


近年《自然——綜述神經科學》(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上有文章試圖整合預設模式網絡的各種功能,該觀點認為預設模式網絡提供了1個空間,讓內在自我和外在世界兩者得以交會。換言之,為能夠理解自己和世界,我們需要將持續發生的外在事件和過去的經驗進行整合,而預設模式網絡便是負責此過程的腦部區域。


上述觀點不只說明了我們如何理解,同時也強調數個「自己」在「關係」中如何影響著彼此和形成共享的理解。從嬰幼兒在和照顧者的互動中學習語言、學生和同儕與老師學習知識,到個案在心理師的協助下調整思維,或心理師能同理個案,無非都是這樣1個奇妙的互動過程。


自己不全然只受自身影響! 這因素才是「做自己」的關鍵


黃新惟指出,從對自己的深入思考,到神經科學的觀點,我們發現「自己」不完全是自己的,而且「自己」和「關係」並不是對立而是交織一起。故本文的標題可改寫為「有關係,才能做自己」,而這個「關係中的自己」,或內外在訊息在預設模式網絡相遇,是我們和外界互動時,由內在自己和外在環境與他人共同形成的。


生活中面對不同的情境或他人時,彷彿會有不同的自己,便是這樣的1種情形,而這個不穩定、深受外在世界和他人影響的自己,是我們獲得親密感,以及可以與他人相互理解的基礎,前述之神經科學文章便是如此做結:「預設模式網絡之所以是預設的,是因為它是整合內外在訊息的核心,使得共享的溝通、意義和經驗敘說成為可能,進而造就了社群和人際網絡。而這些便是人類預設會持續且自然表現出的作為」。


儘管如此,我們也不必過度追求這樣的自己,畢竟生活中有很多情境,有其各自適合的自己和他人的互動方式,而且預設也不等於要持續保持,是要能在預設的兩端反覆擺盪。時而較多關注自己的內在感受和想法,時而以開放和好奇的態度與外在環境和他人交流。


自身的臨床經驗便發現,多數的心理困擾或人際問題,便是太固著、太封閉在某一端,而無法有效地將內外在交流所致。心理治療的過程便是和治療師一起安穩地、有彈性地和積極地「我自己」,重新啟動、熟練我們預設的自我整合能力。


# 首圖來源/Freepik


更多NOW健康報導
▸瘀青怎麼辦?消除瘀青用藥怎麼選? 專家教你去瘀要訣
▸飛蚊症任何年齡都可能發生 中醫調理肝腎虧虛有助改善

分享此文:
請往下滑,繼續閱讀推薦好文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