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與照顧者的互助 《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活動報名

2504
葉立斌 報導
感染與照顧者的互助 《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活動報名
▲《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活動由國際愛滋病學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於2016年發起,而今年為在台灣舉行的第2屆。(圖/國際愛滋病學會提供)

【NOW健康 葉立斌/台北報導】還記得在2022年,有一群個管師與他們的HIV感染者互動,取得信任嗎?這些人讓大眾認知愛滋病感染者的樣貌,並且讓大家知道愛滋病與其他沒有差別。


邀請更多感染者與照顧者發聲 走向零歧視去汙名


《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活動由國際愛滋病學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於2016年發起,而今年為在台灣舉行的第2屆。提名活動為吉立亞醫藥(Gilead)支持,並由在台愛滋民間團體:財團法人台灣關愛基金會、社團法人臺灣感染誌協會、社團法人台灣新滋識同盟、財團法人台灣紅絲帶基金會等團體,在地協助辦理。此提名活動目的為希望能為「愛滋零歧視與去污名」服務的醫師、藥師、護理師、診所員工、心理師等前線健康照護者致上謝意,並且讓社會大眾更進一步認識愛滋照護的真實故事與面貌,鼓勵更多他人能夠一起加入照護行列,為台灣友善醫療環境盡一份心力。


即日起至2023年03月31日,主辦單位邀請愛滋感染者及受愛滋病毒影響族群,提名您在個人愛滋醫療經驗中,曾陪您一起戰勝愛滋污名與歧視的健康照護者,並且讓您與您的健康照護者,能夠有機會接受表揚,並讓您們的故事成為「促進提供愛滋零歧視與去污名醫療服務」的重要關鍵。


在2022年,首屆舉辦《我和我的健康照護者》,共遴選出4組優勝組合並被邀請至國際愛滋大會受贈與以表揚。為向照護者以及願意分享故事的感染者們致上最深的感謝,也於2022年11月舉辦台灣頒獎典禮,讓社會看見他們的努力,並聆聽他們的故事與聲音。


「HIV感染者真的就是一般人」優勝組合代表,台大醫院個管師陳伶雅這麼說,「除了身上的這個病毒之外,這個人平常的身份才會是他生活中身份的絕大數,而HIV感染者的身份是個案身上非常小的一塊。」10年來站在醫療第一線的她,已經可以感受到台灣在醫藥上的大幅進步,而我們至今還需要努力的部分便是讓更多人站在照護者的角度一起和感染者們並肩向前。


往往需要解決的問題 並不是愛滋


根據台灣愛滋病學會以及台灣露德協會的感染者生活品質調查當中指出,平均每四名愛滋感染者便會有一名在就醫過程當中因身分關係遭受拒診。關愛之家成人中心的陳佳備主任,長期為愛滋感染者的第一線照護者,在談到過往服務經驗時總是提及雖然關愛之家提供的是成人愛滋服務,但在機構內的個案需要協助的部分皆遠超出愛滋服務工作的範圍。


個案阿威(化名)為長期愛滋感染者,隨著年紀漸長而發現已癌症末期,需要接受連續35次的化療,家屬在尋求資源協助時卻不斷因愛滋感染者身分問題碰壁;個案小琪(化名)為糖尿病患者,併發慢性病狀後需將雙腳截肢,並同時遭遇同居男友施暴等情形,又因疫情而喪失賴以維生的工作,同樣在找尋照護資源的時卻因身兼女性感染者身分而處處不順利。


這些個案需要的僅僅是能在他們求助時伸出援手並加以陪伴,協助重返社區生活,而在現今醫療發達的情況下,每天僅需服用一顆藥物即能有效抵擋愛滋,然而卻會因為是愛滋感染者的身分,無法尋求真正符合需求的健康照護單位進行求助。若能真正打破對於愛滋的汙名與歧視,讓愛滋不再會是眾多照護場域第一篩選或排除的要件時,才能真正達到友善且有效的醫療環境。


領先達成國際目標 讓台灣的零歧視愛滋照護經驗登上版面


台灣關愛基金會副執行長馮一凡表示,台灣的愛滋健康照護服務已經領先全球,達成90-94-95的優越表現,意即除了有94%的感染者有接受良好醫療照顧外,其中95%的感染者病毒量已有效受到抑制。感染者就像健康照護者的鏡子,讓我們了解愛滋污名與歧視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而透過健康照護者們的努力所帶來的正向改變,正視並積極對抗愛滋污名與歧視,我們將能夠戰勝愛滋。


國際愛滋病學會與愛滋民間組織誠心邀請愛滋感染者與受到愛滋病毒影響的族群踴躍提名心中的理想健康照護者,期待今年能夠看見更多願意分享故事的組合,共同讓世界看見台灣醫療依舊在持續地向前邁進,而零歧視醫療環境的建立,必須要靠你我一起攜手來創造。


更多NOW健康報導
▸3旬女掉髮嚴重!戴假髮才敢出門 就醫診斷是圓禿作祟
▸冬天皮膚癢常伴隨這些疾病要小心! 專家提供養護秘訣

分享此文:
請往下滑,繼續閱讀推薦好文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