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 從專業角度談武漢肺炎防疫

3381
王詩茜、潘哲宇 整理/影片 新唐人亞太提供
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
▲民進黨中常會2月5日邀請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專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預測及因應策略」。(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民進黨中常會2月5日邀請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專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預測及因應策略」,何美鄉呼籲執政黨應用更活潑、有趣的方式宣導正確觀念,讓民眾知道不需要恐慌、搶口罩,因為洗手才是更重要。《NOW健康》特別取得《新唐人亞太電視台》授權,將「【新唐人一刀未剪】武漢肺炎「基本上擋不住」!何美鄉提出台灣最佳防疫劇本」影音內容,做完整的文字整理報導。

【NOW健康 王詩茜、潘哲宇/整理;影片提供/新唐人亞太】

 

針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大陸地區現階段透過隔離,甚至是封城等等,是沒有辦法阻擋的,因為這是有點像流感的病毒。因為資訊很多、謠言也非常多,接下來,還是按部就班,把最清楚且可能不大會變的內容做一個介紹。

 

COVID-19跟SARS一樣 宿主都是動物

 

何美鄉表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跟SARS病毒一樣都是冠狀病毒。從SARS之後,大家就知道蝙蝠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所謂自然宿主就是指,蝙蝠跟這個病毒是可以共存的,蝙蝠不會生病,而病毒也不會消失。

 

從基因序列可以得知,SARS病毒,與COVID-19同屬BETA冠狀病毒,並且現在這個病毒,它非常適合人類的傳播。所謂適合人類的傳播就是,此病毒可能進入人類的細胞,進入人類細胞本身上面的受體,它可以進去繁殖,然後透過不同的排泄物,或是體液、咳嗽等等,排泄出來,感染其他人。

 

因此病毒侵入本身就是很容易,至於以前為什麼不感染?是因為人類跟蝙蝠的棲息地很遠,可是現階段,可能會更接近。

 

▲新型冠狀病毒小檔。(資料來源/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中國野味市場 拉近人類與動物宿主的距離

 

何美鄉表示,中國的活禽獸市場(除了禽類還包括四腳的那種野生動物),一定是在城市病毒的熱點上,目前已知的事實就是,那裡是有一個源頭的。

 

蝙蝠怎麼傳染給人?牠可以透過牠的排泄物,那人或者其他的動物去接觸牠的時候,顯然這個病毒,認為會像跟SARS病毒一樣,可以感染哺乳類動物。比如像SARS的傳染途徑,後來證實它是從蝙蝠進入果子狸,然後果子狸在活禽獸市場裡面相互感染,在自然界時的果子狸牠不是宿主。

 

所以現在就是,人可以透過接觸排泄物,或者食用──中國就是食用蝙蝠──得到感染。只是現階段這1次,新型冠狀病毒是如何從蝙蝠到人,已經不得而知,因為已經錯過黃金的時機去了解,但是仍可以推測從自然界這種病毒的棲息,是可以輾轉到人身上。

 

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在大家都很緊張的時刻,何美鄉表示,現在重要的事是要了解:(1)病毒在哪裡?(2)受到感染的人,病毒是怎麼傳播出去?(3)病毒是如何進入並感染至人體

 

COVID-19進入人體途徑 飛沫、糞口、血液

 

了解這一點後,接下來要知道病毒的傳播途徑。病毒有可能是有飛沫,藉由咳嗽的人咳出來;或者是糞口,病毒在排泄物裡潛藏,不過排泄物就在排泄物該在的地方,一般是不會摸到,除非在一個不乾淨的國家,就可能會去摸到;再來是體液,所謂體液的定義很廣泛,COVID-19病毒現階段還不清楚,不過可以知道它可能會在血裡面,也可能可以在其他的,現在都還有沒被證實。

 

何美鄉說,現在大概知道就是這個病毒,它進到1個體內,假如它跟SARS一樣,一樣從基因序列比對的話,它的標的細胞是在人的肺,就叫做第2型的病毒。而現階段台灣是往這個方向研發此疫苗。

 

換句話說,病毒繁殖很多的時候,會在人的血液裡面。這已經被證實,在肺裡抽血,有些病人是已經出現了病毒的,至於除了血液會不會也在其他體液傳播?現在還沒有證實。不過當大家知道它是怎麼傳播之後,知道現在就是它可以是一個體液感染、也可以是一個飛沫感染的病毒。

 

勤洗手 比戴口罩重要

 

何美鄉清楚地跟大家做解釋,洗手的重要性遠遠超過於口罩。舉例來說,看旁邊這個人,當他咳嗽的時候,咳出來的飛沫有大有小,大的飛沫比較重,就會拋物線掉在他旁邊,那大概就是0.3公尺,一直到大概1.6公尺的距離都可以。飛沫可能掉在地上、桌面上、或任何東西上,這個人再用他的手去摀他的嘴,病毒也在他的手上,所以他下一個動作去拿1個什麼東西?這就是要很清楚的了解。還有這個病毒,在這桌面,它可以存活多久?假如它跟SARS一樣,在室溫下它可以存活非常多天,3天、4天或5天,到5天之後,它只降1個次方,就是本來1000個,它降一個,就是100。

 

但其實這樣降很多。因為病毒不會只是1000個,病毒都是10的5次方,10的6次方那麼多。那可是還有一些比較小的,這個飛沫,它會懸浮在空氣中。假如在無風的狀況下,或是在有空調的房間但循環沒有很好的時候,空氣是幾乎靜止的,那病毒就會懸浮在這個空間中。

 

所以什麼時候要戴口罩?什麼時候要洗手?何美鄉回答,在戶外的時候,風一吹這個飛沫,它的密度會下降到無法感染人,所以戶外是安全的。當然有一些病毒,比如天花,在很乾冷的溫度下,就可以具感染性,並且可以飛到幾里外。不過現在看起來,冠狀病毒沒有這個現象。

 

即便對中國的資訊不清楚,但假如新冠病毒是真的可以透過飛沫感染會比較麻煩,因為空氣看不見病毒。但是在物體表面上的病毒,不會自動跳到人的眼睛嘴巴鼻子,一定是人自己摸的,這才是何美鄉要強調的重點。

 

她認為現在大家覺得限制口罩是因為數量不夠了才限制,可明明自己是需要口罩的,她為此特別提出澄清:「我告訴你,你其實是不需要的。」這是一個特別要釐清的概念,因為洗手反而是比戴口罩重要的。戴口罩的時間並不多,是要在人多的時候,或是醫護人員要看病的時候。

 

▲洗手的重要性遠大於口罩。(資料來源/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對抗武漢肺炎 應養成正確的衛生觀念

 

因為就何美鄉的觀點而言,即便未來檔不住疫情、病毒一直在散播的時候,洗手,還是比戴口罩重要。除了一些地方風險高之外,大部分的狀態都是如此。因此,如何省口罩和養成正確的衛生觀念才是重點。例如現在的小孩子待在家裡,父母可以教孩子隨身攜帶洗手液,走到哪就清潔一下雙手,用遊戲教學的方式,讓孩子自發養成這個習慣,這樣無論在什麼狀況下,被傳染的風險都會被降低。

 

何美鄉呼籲,應該要用更多的資源和人力協助來向大眾灌輸這個概念:「你需要口罩的地方在哪裡?不需要戴口罩的地方在哪裡?你的風險是什麼?洗手還是比口罩重要,不要搶口罩」。

 

提到隔離病人,何美鄉認為,隔離成功要有條件,那條件就是感染者都發病了,或者是在發病的初期,感染性非常的低。假如發病的初期就有感染性,就很難防疫。

 

因為無症狀的感染者是存在的;可辨識的輕微感染者,也存在,務實的來說,輕微的呼吸道感染,到處都是病源;而重症的感染,初期也有症狀。因此,現在能做的就是把這些病患隔離起來。且從這3種症狀來看,目前認為新型冠狀病毒都有。

 

只是像中國有那麼多大量的病人,何美鄉話鋒一轉,說道,對於疾病的資訊卻沒有外界的多,是因為現在他們處於混亂的情形下。

 

對於流行病防制,何美鄉有自己的見解。她認為,一個疫情發生的時候,沒有在很早期的去蒐集流行病學疫情的時候,就沒有辦法知道這是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能越做越多。假如大家很早就去蒐集資料的話,武漢1月就不會封城,也不會弄成這個樣子。且因為它自己封城封掉了,外面的人自然也封鎖訊息,長久下來資訊不流通,結果就陷入一個奇妙的惡性循環。

 

所以疾病擴散是擋不住的,擋不住也不是因為防疫做不好,當然做不好會更嚴重,就像中國的例子。但是如果做的好一點,傳染其實可以慢一點。

 

▲隔離病人的條件。(資料來源/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疾病大流行 如何圍堵疫情?

 

新型冠狀病毒現在是進入一個pandemicity(全球流行大趨勢)狀態!何美鄉提醒在場記者們聽到這個名詞不要緊張,因為全球大流行就是個事實。目前的情況是想要辦法,所幸台灣是一個島,還沒有發生疫情大流行,現在是1區塊1區塊爆發。

 

而為什麼WHO一直說不要讓封鎖中國這個疫情?何美鄉解釋,因為WHO知道封鎖無效,一封鎖以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除封鎖。可台灣為何還要封鎖?這是因為國內現在是冬天,現在讓病毒進來的話,國人會病得很嚴重。雖然在這段期間內,疫情一定會發生,但是不要緊張,只要還沒有嚴重到國內的醫療資源爆掉就好。

 

「現在一個小事口罩就鬧得大家人心惶惶,到時候做的不好,」何美鄉警告:「有可能連床位都不夠!」因此,防止擴大感染可以看幾個指標,也不需要按什麼數據模式,就是觀察,觀察病毒傳播的多快?1個人可以傳染給多少人?在無預警的狀況下病毒可以傳的多快?給病患隔離,傳染速度可以慢一點的話,又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態?

 

如果把新型冠狀病毒跟2009的H1N1相比的話,傳播速度跟H1N1差不多或者差一點點,那大家就知道新冠病毒有多快。至於病情,現在看到生病的人他需要住院的的時間,平均來說,會比H1N1長一點,因此從會耗掉醫療資源這一點上,要特別注意。

 

目前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未可知,沒有辦法去說是8.0、3.0或是4.0。在武漢當地是百分之4點多,可是這是奠基於那裡病例多、醫療資源很不足的條件下計算。而台灣一定不會資源不足,何美鄉向大眾強調,只要我們不緊張,只要我們把對的資源方在對的地方,要相信,我們一定不會資源不足。

 

假如大家亂搶救一定會資源不足!何美鄉呼籲,這個時候應該要教育人民要相信自己的政府,政府有時候不完美,也會偶爾做錯,可是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如果運氣好的話,夏天會改善,如若運氣不好,情況可能還會繼續。

 

應該怎麼做?何美鄉期許台灣能順利度過這個冬天。雖然可能會有病例,但不希望新增1個病例就全國譁然,疫情一定會有,但要努力讓它不要院內感染或是病例暴增。與此同時,也要做好準備來迎接下一個冬天,如果現在大家鬆懈的話,下一個冬天,疫情也是會再來的。

 

至於為何要提前做好準備?那是因為中國現在已經大規模感染,這導致他們會有群體免疫,雖然不是百分百。從過往H1N1的例子可知,夏天會減低、冬天會增加病例,但當時第2年還沒有去想說應該趕快多買一些疫苗。如今遇到類似的傳染病流行,武漢肺炎,大家要去做的應該是提前防堵,努力度過冬天,盡最大的能力減低風險。

 

現在的轉變的是,台灣要圍堵疫情,雖然必定是圍堵不住,但在這過程,要開始轉變自己的思維,要如何減低風險,如何對最高風險的人保護,這是要去思考的地方,怎麼樣把口罩給需要的人。

 

武漢肺炎病例觀察 孩童感染數低

 

武漢肺炎病例中卻少有小孩子!1月底,關於武漢肺炎有一篇文章,深圳的一家人6口到武漢去,4大2小,去拜訪他們的親戚,結果因為親戚生病,因此去醫院探訪,又到家裡吃飯,每天如此,回到深圳的時候4個大人生病,但2個小孩都沒有生病。檢查結果發現,這2個小孩之一就有1個有肺炎。這個例子顯示,無症狀感染者是存在的,那小孩子是1個10歲以下的的小孩,所以他有了肺炎也沒有症狀。並且在後來資訊報告的病例裡面也是沒有小孩子。

 

當然可以推測,小孩子之所以病例少,是因為假如武漢肺炎病毒是來自市場感染的話,只有大人會出現市場,可是其實明顯的在去年12月底之前,大部分的病例幾10個人中大部分百分之六七十,都是跟市場相關;但1月1號之後大部分的病人,就是急速上升的病例,1月1號之後百分之七十的病人,卻跟市場不相關,也沒有去過醫院,家裡有沒有病人,所有的風險他都沒有接觸,意思是已經到達社區感染。

 

因此,照上面推論,社區感染那麼嚴重的話也應該要有小孩子,他不可能只有在大人的地方。現在是對武漢肺炎的資訊還不夠,不過其他過往對SARS的經驗,在這樣的疾病裡面,可能真的小孩子是比較相對安全,當然這是要有更多的觀察條件下才能證實。另外也要有明確的資訊讓大家知道說,這些發病的老人,是不是比較高的風險。所以大家應該強調的就是,要為未來做準備的時候,應該要有一個整合研究。

 

▲冠狀病毒的年齡分布。(資料來源/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人類既有的4種冠狀病毒 是季節性存在的

 

何美鄉表示,在這1個星期以來,他們跟中研院同仁、院長討論,並做1個冠狀病毒研究。她說,人類原有這4種冠狀病毒,是季節性存在的。病毒傳播性頗高,小孩子可能慢慢被傳染,老人也會被傳染。這是有先例可循的,冠狀病毒是會進入人體,最後變成身體內一個常規的病毒,且它會是一個冬天的病毒。

 

現階段防疫的工具,是要看什麼時候是適當的時間,準備來減低社區感染的風險。例如台商與中國的來往,一開始台商回國政府也沒法禁止,台商於潛伏期內有沒有真正被感染未可知,這時可能會看到一些病例;2月7號之後又是一個循環,台商回來了之後,大家開始要準備,要很清楚的去診斷每1個病例,仔細評估,降低社區感染發生的風險。

 

如何降低風險?以SARS當時的抗疫做法,多去清潔物體表面,或是教導小朋友練習洗手都是可以去做的方式。防疫的工具對於未來去做準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人類既有的4種冠狀病毒。(資料來源/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圖/新唐人亞太提供)

 

何美鄉提出 防疫3策略

 

1.藥物:藥物製作比疫苗快,可投入研究。目前的Remdesivir(瑞德西韋)就是本來要治療伊波拉病毒的藥物,它是1個複製病毒基因的1個媒素,那因為所有的病毒它自己不提供媒素,它只提供它的結構,所以這個Remdesivir就是阻止它沒辦法正常運作。曾有得到肺炎的美國人使用此藥漸漸康復,因此這間公司有一些藥是提供給中國去做臨床試驗,同時也準備在中國製造。而中研院看到這個也想要製作研發,並想去詢問對方是否授權。

 

中研院花錢取得瑞德西韋的授權是1種方法,另1種方法可以是從中研院自己實驗室中的30多種抗病藥物中,來做一些測試。當前武漢肺炎的病毒已經分離出來,從已經分離出來的病毒株到複製到足夠數量給大家使用,可能需要時間,這是目前可以努力的地方。但無論是研發瑞德西韋或採用中研院原本藥物研究,都希望不要是浪費資源,能統合的一起去做最好。

 

2.疫苗:台灣很幸運,現有1家醫療公司,2家疫苗公司,都製造的能量,所以他們都在做研發。例如國光疫苗,何美鄉舉例,對方星期一有邀請自己去與研發人員討論,他們很早就啟動,啟動的1個機制是原有的H7M9的1個疫苗。他們製造疫苗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而且他的疫苗已經可以申請第1期臨床試驗。

 

另一方面,高端疫苗,他們也會跟國研院一起研究、一起做。而何美鄉說出重話,這2家疫苗公司都不只是要研究而已,還要有1個目標,就是要做出疫苗來!即便是很少的數字,即便產能不是很大,幾千劑也沒關係,但就是要做出來用。等到明年冬天局勢不對的時候,我們台灣的醫護人員,第一線人員我們要保護,這非常重要。

 

針對疫苗的部分,對於發了病的人,可以從他血液裡面,第1細胞,去找每一個細胞做抗體。並且它針對的抗原是很小的,其中有一些很關鍵,就是中和抗體。從SARS當時的防疫過程來看,當時研究人員有去找那個抗體細胞株來做抗體。而現在有足夠的數據資料,能夠去研究裡面看起來SARS跟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有它交互中和的可能性。假如還有的話,研究員可以找出來看能不能來使用,這也是可以用來急救病人的地方。

 

然後最後一個方面,防疫的工具。防疫,一半是做防疫的人,一半是被防疫的人,群眾一定要配合。不當的訊息,例如口罩不足的訊息,卻導致民眾這麼依賴,讓大家更不安。

 

3.限制口罩購買:限制買口罩,一定會有民怨說「是口罩不夠你才來限制我,但我需要啊!」但根據一個專業醫師的判斷,尤其根據傳染病醫生的專業判斷,口罩是不需要的,不是不需要,而是不需要像現在這麼搶購。現在應該是要重新思考,應該告訴大眾的是,洗手還是比口罩重要。而不是電視天天播放教人戴口罩前第1件事情是檢查口罩有沒有破洞,何美鄉吐槽:「這怎麼會有破洞呢?這樣的東西就不要再放到電視上去。」

 

▲【新唐人一刀未剪】武漢肺炎「基本上擋不住」!何美鄉提出台灣最佳防疫劇本。(影片提供/新唐人亞太)
 

注意!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最新資訊請參閱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網站

 

★延伸閱讀:

【圖解知識】病毒之王蝙蝠帶病毒不發病 全靠5大絕招

【圖解知識】冠狀病毒為何可怕? 從病毒進化史探究竟

 

更多健康資訊一次滿足!點此進入【NOW健康】

分享此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