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科醫師許彥鈞走入烽火! 加入無國界醫生目睹戰場

2897
葉立斌 報導
麻醉科醫師許彥鈞走入烽火! 加入無國界醫生目睹戰場
▲頭髮微卷、清瘦卻有銳利雙眼的台大醫院癌醫分院麻醉科醫師許彥鈞,向來熱愛挑戰,喜歡旅行。他在擔任麻醉科住院醫師時,聽說「無國界醫生」組織,同時得知台灣首位無國界醫生正是麻醉科醫師,聽到他做的事,便覺得自己應該很適合。(攝影/葉立斌)

【NOW健康 葉立斌/高雄報導】持續9個月左右的烏俄戰爭尚未止歇,不少地方更頻傳戰亂。台灣是島國,彷彿可以自外於世界,對遠方的戰爭作壁上觀;然而總有人不願僅是原地不動,而是親自到現場伸出援手。無國界醫生的醫護團隊,親身進入這些戰場,協助當地的傷患處理傷口;當地面臨戰爭時,他們會在現場。


與《麻醉風暴》一樣 意外發生就靠麻醉科醫師


也許你還記得台劇《麻醉風暴》中,黃健瑋飾演的男主角蕭政勳是位麻醉科醫師,在結局前往約旦擔任戰地醫師;現實生活也有位向來熱愛挑戰的麻醉科醫師,投入無國界醫師的行列,前往伊拉克摩蘇爾、加薩走廊執行任務。也許暫時沒有戰火,當地的環境絕對稱不上舒適,而他在艱難的環境仍發揮強大的適應力與堅強的意志力,為當地的傷者服務。


頭髮微卷、清瘦卻有銳利雙眼的台大醫院癌醫分院麻醉科醫師許彥鈞,向來熱愛挑戰,喜歡旅行,即使是較少人前往的馬達加斯加他也去過。在擔任實習醫師時,他喜歡在開刀房與加護病房,與外科醫師一同克服很多項挑戰;麻醉科醫師的主要工作,通常是與外科醫師共同在手術房內進行手術,並且需要處理相當多的緊急事態。正因這熱愛挑戰的個性,他選擇走麻醉科。「外科醫師遇到狀況時,都會叫麻醉科醫師來;另外,現在如果有人昏倒在地,你會希望麻醉科醫師在旁邊,因為麻醉科醫師知道處理多項緊急事態,像是維持呼吸、心跳等」


大家或許記得,《麻醉風暴2》的蕭政勳到約旦擔任戰地醫師,任務結束後,與一群醫護人員組成「創傷小組」;之所以會這樣,正是因為「麻醉科醫師擁有應付各種緊急狀況的能力」,就像《麻醉風暴》男主角在第2季轉任急診科一樣。


在擔任麻醉科住院醫師時,許彥鈞聽說「無國界醫生」組織,同時得知台灣首位無國界醫生正是麻醉科醫師。聽到他做的事,便覺得自己應該很適合,可以到一般人不能輕易到的地方。他曾與太太提過此事,想當然太座會擔憂,但仍會支持自己想做的事;可爸媽才是最困難的,他們做什麼事都很小心。甚至在第2項任務,他選擇登機之前,才打給爸媽說要出發了,「畢竟我都這麼大了,也都決定好了,即使很早就講,他們也沒辦法。」


在無國界醫生組織受訓期間,實際到達第一線,他發現當地比想像安全。「組織相當有經驗,如果是戰亂地區,團隊將隨時監控戰事,如果有危險就會撤離。所以實際上我覺得很安全。」2019年許彥鈞在戰後百廢待興的伊拉克摩蘇爾,開啟第1項任務。他們在摩蘇爾的醫院所在地旁邊搭建臨時醫院,所有工作人員約有150人,「當地人佔9成,包含當地的醫護人員;在15名國際員工中,一半是醫護人員,再其中有2、3位醫師,其他人是護理師;其他國際員工多是從事財務、資源調配等工作。」


在這裡,許彥鈞做的是與外科骨科共同處理慢性外傷傷口。當時戰爭已結束1年半,在戰爭中人們有外傷,一定沒人好好處理,他們的傷口肯定沒有癒合。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清理、重建這些傷口。「有骨折的人在幾年前打外部釘,就是用幾根鐵釘穿入,外面用棍子支撐,就這樣放了好幾年,傷口持續感染。因此我們將她拆開,將長歪的部分弄直重新打骨釘。如果傷口沒有皮膚,就從其他地方移植。因此麻醉科醫師就是要麻醉病患。」


▲許彥鈞醫師的首場任務,是在2019前往伊拉克摩蘇爾。(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踏入加薩走廊 宛如走入過去


2020年10月,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許彥鈞再次接下任務,到加薩走廊為患者服務。加薩走廊曾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的搖籃,然該地長時間發生各種動亂,包含2014年發生的以巴衝突,至今該地仍處於經濟封鎖狀態。加薩走廊則是組織租用荒廢的醫院內當作據點,不若伊拉克的臨時醫院簡陋,是真正的建築物。「加薩的經濟狀況不佳,因此需要國際組織當時的狀況,反倒很像在台灣鄉間醫院服務。」


在這2次任務中,許彥鈞處理的大多是慢性傷口,1天約5到10台手術,1台手術約1到3小時,還在能力範圍內。「我聽說其他同事若真的前進戰場,戰事仍在進行中的話,需要24小時待命,因為這帶僅有1個人有能力做這件事。」


「如果沒有加入無國界醫生,我應該一輩子都進不了伊拉克吧!」許彥鈞回憶,剛下飛機時看到海關全是軍人,且不會說英文,要不是當地人員協助,連海關都過不了。首都巴格達隨時有武裝人員,與悍馬車佈滿城市的各個街角。加上這些武裝人員並非單一組織,有些是警察,而軍人又有各種不同派系,甚至有民兵組織。


另外,加薩走廊後穿越時光隧道,因當地遭受經濟封鎖,所有東西,不論再古老,都必須重複使用,「我還看到很多Volkswagen的T2、T3老車」。(註:Volkswagen T1到T3為福斯汽車於1950到1970年間生產的廂型車,雖近年推出T6,擁有復古外觀,全新內裝的電動車;在當地路上跑的,肯定不是全新車型。)


▲許彥鈞結束任務後返台。(攝影/葉立斌)


走過有戰爭的遠方 想像「可能發生戰爭」的近處


組織已經建立起管道,藥物與醫療器材供應無虞;我執行期間沒遇到嚴重缺藥,不過在這裡短暫之時間,我要先為後面接手的醫師計畫1年內的藥物存量。「我覺得我不負所託,能給病人妥善的治療。」雖說離開任務相當常見,特別是首次出任務者,可能因難以接受環境或不能與同事相處便提前離開,但我反倒覺得很安全。


至於是否中斷任務,提早退場,他謙稱自己完全沒有這樣的念頭。不過這樣的情形很常見。「摩蘇爾在內陸地區,當地的溫差極大,加薩屬地中海型氣候,沒有較明顯的差異。組織給的生活環境還可以接受,且我與同事相處融洽,我倒是沒有想要中斷任務的念頭。」


這幾次任務,自己想到台灣現狀相當安定,但倘若自己少了現代化的科技,自己該怎麼做;以及他看到戰火下的城市樣貌,以及經歷打擊的社會,會是什麼光景。他在前往伊拉克後,想得是:「如果真的發生戰爭,應該就是這樣吧!」


更多NOW健康報導
▸甲狀腺癌反覆復發!精準治療助延命 醫曝防治3要點
▸【影】Garmin林孟垣副總整合智慧穿戴服務 打造健康生態圈

分享此文:
請往下滑,繼續閱讀推薦好文
資料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