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兒童免疫風濕權威黃璟隆 用專業串起保護網護孩童

1616
編輯部 整理

 


【NOW健康 編輯部/整理報導】坐落在土城交流道附近、充滿綠蔭的山坡上,去年7月開始營運的新北市立土城醫院,是由長庚醫療體系、國內兒童免疫風濕權威黃璟隆醫師率團隊經營;擅長整合跨領域資源的他,將以豐富的醫療與行政管理經驗,帶給土城、樹林、三峽及鶯歌地區民眾,醫學中心等級的醫療照護服務。


歷經10年的籌備與興建,在土城、樹林、三峽與鶯歌地區的居民殷殷企盼下,由長庚醫療體系興建、經營與管理的新北市立土城醫院,已於去(2020)年7月22日正式營運。該院為區域級教學醫院,共規劃了39個醫療專科、1058個病床,目前共有超過130位主治醫師,並設置了內、外、婦、兒、急診及其他醫療專科醫學中心級門診,將致力於急重症醫療領域與發展婦幼醫療、高齡整合醫學、失智中心、癌症治療等整合性照護服務。


不僅如此,這也是長庚體系院區中最美的醫院,不僅在醫院內外空間有多項公共藝術裝置,建築物部分更通過「黃金級綠建築」、「銀級智慧建築」標章,節能又智慧。身負重任的院長黃璟隆說:「土城醫院的規模雖不大,但有其利基點,要做跨科整合相對容易。」尤其,這裡的設備是醫學中心品質、軟硬體都是最好的,「在強調在地化醫療的今日,土城醫院要給新北市民眾最好的醫療品質、最安全的醫療照護,以打造新北市更完善的醫療網。」


喜歡看到孩童笑容 單純個性選擇單純的兒科


提及黃璟隆,家有過敏兒的父母應該都不陌生,他是台灣第一個兒童免疫風濕病的醫師,病患小至2歲大至30歲都有,且很死忠,甚至有些都當父母了,也帶自己的小孩來掛小兒科找他看診。雖然黃璟隆專研兒童風濕免疫性疾病,卻並不僅於此,從醫生涯中,更全心投入兒童氣喘衛教及兒虐保護,並帶著團隊跑遍全台灣,一做就是二、三十年。


回憶自己當初選擇兒科的初衷,他說:「因為兒科最單純,我也喜歡看到孩童的笑容,也可能是自己個性單純,所以兒科最適合我。」


來自台中梧棲農家子弟的黃璟隆,原本想在住院醫師結束後返鄉開個小診所,當個小鎮醫師服務鄉里;但在考完醫師執照後,在老師勸說希望他能把長庚醫院的兒童過敏免疫科做起來,而留在台北。


兒科範圍廣,選擇專科前,是跟著國內氣喘權威、前長庚兒童醫院院長謝貴雄身邊學習,但他發現「老師什麼都厲害,會做研究、臨床也好、又懂教學,太難突破了。」認為自己再往氣喘這條路走實在是硬碰硬,於是放棄前往美國進修的機會,轉而投入當時國內尚無風氣的兒童風濕病學,並進入加拿大U.B.C大學深造,成為帶領台灣醫療界在兒童風濕疾病的醫療研究先驅。


過去台灣並沒有受過兒童風濕專科訓練的醫師,兒童若罹患風濕性疾病,往往不是延誤診斷治療,就是隱藏分散在骨科、腎臟科中。黃璟隆自加拿大返國後,看到這群當時在醫療界普遍被忽略的小病童,需要有更多的照顧,於是潛心研究兒童風濕疾病,也因為對小病童的親和力夠,因此除了口碑推介外,也有從其他科別轉過來的病患,慢慢地,長庚醫院的過敏氣喘風濕科成為台灣兒童風濕病照護首屈一指的重鎮。


深入社區做衛教 要幫助氣喘孩童不被貼標籤


兒童風濕免疫科屬於重大疾病,但實際病患人數並不多,「若光看兒童風濕科,我應該會吃不飽,只能把研究當興趣。」黃璟隆打趣地說,雖然選了風濕科,但也得回頭再做些過敏氣喘的研究,實驗室方面很難超越謝貴雄老師,便思索著「也許可以做大規模過敏氣喘流行病學的研究,並從累積病例數上來深耕。」


於是他開始在媒體上撰寫專欄,教導父母對氣喘與過敏兒的照護知識,在連載了一段時間後,發現不只是父母有興趣,連學術單位與政府單位都想進一步了解國內的氣喘過敏兒概況。之後便有大學院校內的衛生教育所、護理系老師或想進行兒童氣喘研究的博士班學生來找他共同研究,「這些朋友後來都成為一路上合作的夥伴。」


有了共同研究的夥伴,加上公部門看到他所進行研究的相關題材,便將氣喘兒需要使用的衛生教育專案計畫也交由他執行。「所以我在做主治醫師的前15年時間,花了很多精力到全省各地做氣喘衛教,甚至也教導父母與孩子如何使用尖峰呼吸流速器,自我評估氣喘是否穩定。」


氣喘是愈早發現愈早治療、得到適當治療後成效就愈好的疾病,因此一開始,黃璟隆就先幫中小學的護理人員進行衛生教育,「氣喘是慢性病,不能光靠藥物,一定要讓民眾搞懂發作原因,同時也要懂得如何辨識症狀。」他語重心長地說,若沒有透過衛教讓校護及體育老師認識正確的照護與保養觀念,那這些過敏兒在上體育課或者打掃時,一定會被晾在旁邊看,無法參與,「這會讓過敏兒被貼上標籤,無法融入團體,對孩子的心智成長會有負面影響。」


帶著童子軍做世代研究 培養出不少優秀的醫師團隊


從一開始聽老師的話,接受過敏免疫的專科訓練,到專攻風濕科專業,甚至進一步走入社區推廣過敏氣喘的衛教,黃璟隆所接觸的領域廣泛且深入,但他的跨領域業務並不僅如此。


才30歲出頭,他就接任林口長庚醫院的小兒科部主任,也很快地升任教授,甚至還有一段時間同時兼任基隆長庚醫院的小兒科主任,被賦予的責任重大。「每一項任務,我都是先思考,慢慢摸索後再達成預期的目標。」好比說,在千禧年左右接任林口長庚醫院小兒科部主任時,那時住院醫師招不滿,經他評估認為是教學面沒有落實,於是著手進行人才的培育,「我自己遇過的老師都很優秀,就想將老師傳授給我的方法教授給下一代。」也因為不藏私,盡量幫忙的個性,在經過5年的努力下,讓林口長庚醫院小兒科醫師的招生,年年達到滿招。


「在基隆長庚醫院小兒科的任務,則是要幫忙帶領主治醫師、留住人才。」於是黃璟隆親自領導帶領團隊進行兒童世代研究,至今超過十餘年,產生超過70餘篇的論文發表,而當時帶領的「童子軍」(指剛升主治醫師)如今泰半也都高升教授或身居醫院要職。


他笑稱,自己當時選擇小兒科只是一個單純想法,也沒想到能做這麼多事情,「這一路走來,不僅與病患或家屬成為好朋友,也與共同研究的護理團隊、醫師朋友一起成長,一輩子充滿驚喜與愉悅,完全是當初沒料想到的。」


專研兒少保護法 全面保護居於弱勢的孩童


近幾年,也因為對於社區的熟悉,看到不少兒童問題,黃璟隆更積極跨入兒童少年保護領域,「願意在兒科服務的醫師朋友,就是想要照顧弱勢,兒童就是弱勢;被虐待的孩子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又怎麼能坐視不管?」他認為,自己有能力又有資源,而且又得到長庚醫院王瑞慧董事長的全力支持,如果不保護這些弱勢中的弱勢,會對不起孩子。


現行國內雖然對兒少法很重視,但因為牽涉範圍太廣,若要解決問題,必須串起各部會的橋樑,而他十分願意當那座橋樑。於是黃璟隆運用了過去所累積的人脈與團隊資源,一步一步串聯衛福部、警政署、法務部、教育部以及醫院端的醫師、護理師、社工等等。


「首先要做的是必須教育醫護人員早期判斷兒虐個案,其次還要建立全國社工、基層員警的標準收案流程。」他認為,必須將協調的核心建立齊全,並整合成平台,讓大家有合作共識,「要讓大家對兒虐提高敏感度、才能揪出被虐兒,防止再度受虐。」才是對孩童真正的保護。


繼前年與警政署合作,執行全國婦幼警察兒少保護研習營,去年又與法務部合作進行全國檢察機關兒少保護教育,今年將會與教育部合作進行幼教老師的兒少保護教育,期望透過串聯讓兒少保護網更加綿密與順暢。「兒少保護必須要跨領域合作,目前長庚醫院正積極對受虐兒提供堅強且有系統的心理治療;也正與NGO組織及各縣市社會局一起合作,讓受虐兒在大家的幫忙下,能夠得到心理上的復育,及早恢復正常生活,走出陰霾人生。」


保有赤子之心 就是最好的養生


從醫超過30年,黃璟隆心中的藍圖愈來愈清晰,他認為自己會做這麼多事情,「都是因為自己一步一步摸索,等到準備好了,當時機點出現,就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而這些歷程也讓他學習到與他人一起學習、相處、共同成長,「有利他觀念,慢慢朋友們也就會回過頭來幫助自己,在這過程中,能交到更好、更真誠的朋友。」的確,每天心情開朗、交朋友、彼此相互幫忙,擁有利他的心,就是養生。


有趣的是,擁有赤子之心的黃璟隆,現在家中有病患送給他一隻非洲鸚鵡,所以每天回到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陪非洲鸚鵡玩上一陣子才舒心,彼此的互動就像孫子逗弄阿公一般有趣。聊起非洲鸚鵡,他開心的說起養鳥經,赤子之心表露無遺,相信這也是他維持樂觀、年輕最大的秘密。(圖文提供/常春月刊)


延伸閱讀:
疾管署署長周志浩 疫情下的鐵漢柔情
法藍瓷總裁陳立恆 跨界轉戰生技,鍾愛陶瓷文化


編輯:潘哲宇


更多NOW健康報導
▸死亡病患詳細資訊:最新!台灣新冠肺炎 死亡案例事件簿
▸「疾管家」開啟實聯制功能 掃描QR Code足跡全都錄

分享此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