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善終? 面對死亡你要的是幸福還是遺憾

2366
【文/日本「End-of-Life Care 協會」創辦人 小澤竹俊】
《面對死亡,我看見的幸福與遺憾》
▲人生的終點逐漸逼近,那種感覺是極大的痛苦。不過即使痛苦,卻能從中習得許多智慧。(圖/高寶國際出版提供)
fiogf49gjkf0d

當今日本正逐漸面臨「多死社會」。根據厚生勞動省的調查,1990年左右70萬人許的死亡數量,在2003年超過100萬人,2015年達到130萬人(推測人數)。此外,到了2025年左右,團塊世代變成後期高齡者,使得照護費用與醫療費用急遽增加,這狀況稱為「2025年問題」,而這問題懸宕未決,且一般都擔心,死亡人數是否會比推測的更多。

另一方面,病床數量卻逐漸減少,日本全國病床目前數量約135萬張。緊接著,政府在2015年宣布,為抑制醫療費用的增加,預計在2025年減少115萬到119萬張病床。關於居家療護或在宅「善終」的新聞報導,今後會不會愈來愈多?

遺憾的是,關於「善終」醫療,幾乎沒有醫師能夠淺顯易懂地傳達出去。大約在10年前,我開設「恩澤居家醫療診所」,是因為「執行在地扎根的安寧緩和療護」的使命感,以及「培育參與生命末期的醫療人才」的心願。為此,我成立「End-of-Life Care 協會」,並提出相關計畫,著手培育安寧緩和醫療人才,以及訓練人才如何協助家屬,但面對這樣的大環境,仍深感百廢待舉。

參與生命末期的醫療絕非易事。這些病患之中,有的人菸酒不沾、勤奮工作,才剛買了自己的房子,卻被診斷出罹患癌症,於是不甘心地嘶吼:「為什麼我會生這種病!」也曾有無法自行如廁的患者,苦苦拜託我們說:「再活下去也只是愈來愈辛苦,請讓我早點解脫吧!」

由此可知,無論醫師或醫學,都無法完善解決病患們發自內心的痛苦咆哮。面對這些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我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難受,能做的只有待在病患身邊,卻無計可施。

每個人迎接生命最後階段的方式不盡相同。事實上,並非所有人都能平靜又幸福地迎接死亡。人生的終點逐漸逼近,那種感覺是極大的痛苦。不過即使痛苦,卻能從中習得許多智慧。在人生的最後階段所察覺到的「重要事物」,不是為了死亡而存在,而是支撐患者活在當下的「心靈支柱」。(更多相關內容,盡在《面對死亡,我看見的幸福與遺憾:安寧療護2800人中,所學到的生命智慧》,高寶國際出版。)


更多健康資訊一次滿足!點此進入【NOW健康】

分享此文:

延伸閱讀